亚虎国际手机版客户端

记事作文 时间:2018-05-05 我要投稿
【www.t262.com - 记事作文】

  有人说,妈妈是这天下最温柔的东西,而我却不这么想,我觉得我的妈妈是天底下最严厉的妈妈。
  我小的时候,是在妈妈的“严刑拷打”下度过的,她总是打我,因为我很顽皮,“可是小孩子顽皮难道不应该吗?”我总是这样问,而每一次她都会跟我说:“小孩子哪里有你那么顽皮的?”。
  有一次,我和隔壁家的小孩子打架,用石头在那个小孩的头上留下了印记,隔壁家的大人来我家找我她,要她给个说法,她一个劲的给人家道歉,并责骂我。那家人走后,她就把我拉过来,狠狠地用她的“专属武器”——戒尺打我的手,我哭着告诉她,我也被那个小孩子打了,她说我活该,看以后我还敢不敢顽皮了。我一个劲的哭,她一点也没有心软的样子,我觉得,她一定不是我的亲生妈妈。那一次,我甚至要离家出走去找我的亲生妈妈,她说:“你走吧,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了。”她气气的出了我的小屋子,我去拿毛巾要洗脸的时候,我看到她在偷偷地抹眼泪,她见我进去,立马装作洗脸时水不小心进到了眼睛里。不过我知道,是她哭了,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哭,然而那时,我却没有多大的反映。(中国作文网原创投稿 www.t262.com)
  还有一次,我和小伙伴去人家的庄稼地里“收税”去了,我们弓着腰,生怕被人发现。我们一人摘了三四穗就跑,跑到我家门口,拿出火,再摆上几块砖头。正想着烤那麦子半生半熟的、绿油油的麦穗鼓鼓的,长着几个小穗粒,可就在这时,她冷不伶仃的就回来了,见我们手上的麦穗和地上整齐的“装备”,她立马就冲我大喊“槿,你看看你,你又要在这干什么?”小伙伴们还在我家,而她这么一喊,我觉得丢脸极了,我默默地低下头,抽噎着,她接着说:“你还有脸哭?你这些麦穗是从哪里弄来的,啊?”我抬起头来对小伙伴说:“你们先走吧,改天再和你们玩”她也没有阻止,她可能也觉得丢人了吧。“说吧,这些是从哪里弄来的?”小伙伴们走后,她又问我,我回答她:“庄稼地里摘的”,我抬起头来看她,她正一副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样子看着我,眼中还夹杂着几丝无奈和怜惜。
  而那一次,更是让我终生难忘。那个冬天,寒风在我们庄里尽情的肆虐着,仿佛没有人可以战胜它。我在屋子里,屋里很暖和,可是我却感到了来自地狱的寒冷,还有死亡的恐惧,而在下一秒,我却感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最深处的温暖,母亲抱着我说:“哎呀!发烧了,得去药铺。”后来,我的头很痛,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。过了一会,我觉得很冷,不是来自地狱的那种冷,而是外面那个尽情肆虐的寒风的冷,因为医馆很近,所以母亲就背着我去了。她背着我走在这寒风之中,与风中的恶魔作战,终究,母爱战胜了它。我打了针,烧也渐渐退了,模模糊糊的睁开眼,看到的是母亲正在忙碌的身影,她正在给我的身体做按摩,可以退烧的按摩,也是可以温暖整个世界的。我听到医生对她说:“你在这么大的风里走路,还背着个人,你也试试,看看有没有发烧。”她摇摇头,说要等我醒了再试温度计也不迟。我的心此刻被母爱充斥着,以前的用戒尺打、无语与责骂,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,我模糊的说了一句:“妈,我没事了,你快试试”她惊讶看着我,然后笑了笑,眼里含着泪的点了点头。
  那一刻,我终于读懂了爱!
热门文章